□2013年7月10日,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門前,聶樹斌母親張煥枝接受媒體記者採訪。 /CFP
  一案重現曙光,一案仍在等待
  呼格吉勒圖案再審,聶樹斌案呢?
  河北高院再拒代理律師閱卷請求,被指“每天都有新理由拖延”
  □晨報記者 邵麗蓉 祝玲
  因千里之外的內蒙古呼格吉勒圖案再審,河北聶樹斌案近日再次引發輿論關註。呼格案都再審了,聶樹斌離翻案還有多遠?
  記者日前從聶樹斌案代理律師劉博今處獲悉,河北高院以“還沒有最終意見”為由,再一次婉拒其要求查閱卷宗的請求。
  “十餘年間,我們遞交了54次查閱卷宗的請求;近三四個月,我堅持每天給高院打一個電話,雖然他們以各種理由推諉,但我會繼續堅持下去。”劉博今說,這是對他過去、現在和未來做的承諾。
  聶樹斌母親重燃希望
  讓我們再把時間撥回到1994年。1994年8月5日,石家莊市液壓件廠女工康某在市西郊玉米地遭強姦後身亡,當時20歲的鹿泉市冶金機械廠工人聶樹斌因被警方認定有重大作案嫌疑,於1994年10月1日被拘留,同年10月9日被逮捕。
  1995年3月,石家莊市中院一審判決聶樹斌犯故意殺人罪和強姦婦女罪,判處死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;1995年4月,河北省高院作出終審判決,判處聶樹斌死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。隨後聶樹斌很快被執行死刑。
  然而2005年,當在河南落網的王書金承認自己為聶案真凶時,“一案兩凶”引發輿論風暴。
  如今,被稱為“內蒙古聶樹斌案”的呼格吉勒圖案進入再審程序,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似乎看到了重審的希望。她給呼格吉勒圖的母親尚愛雲打了電話。電話兩頭,兩位多年為兒子奔走的傷心母親心心相惜。
  這一周來張煥枝也更積極地和河北省高院聯繫。“我認為我們的案子也應該再審。這兩天我給省高院打了好幾個電話,不過都沒人接。”她說她不會放棄,“我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再審。”
  記者瞭解到,在過去9年間,71歲的張煥枝每月堅持上河北省高院兩三次。
  律師每天給高院打電話
  呼格吉勒圖案再審,能否觸動河北省高院對聶樹斌案再審?對此,不僅張煥枝懷有一絲希望,聶樹斌案的現代理律師劉博今也堅持應該再審。
  2013年9月,河北省高院裁定王書金非聶樹斌案真凶,駁回王書金上訴、維持死刑原判,並報最高法死刑覆核。然而,王書金進入死刑覆核程序已一年有餘,但最高法尚未給出最終意見。“只要是沒有執行死刑,他作為一個重要證人,就給了聶樹斌案希望。”
  劉博今透露,這三四個月來,他每天給河北省高院打一個電話,希望等到領導回覆。“打的是座機,有時候沒人接,有時接了但都有新的理由搪塞,比如‘承辦法官不在’‘主辦法官上外地了’‘還沒有研究結果’等等。”
  劉博今解釋說,聶樹斌的判決書網上都能查到,“判決書依據的證據中,就能夠反映卷宗的內容。但卷宗里肯定有欠缺的東西,所以河北省高院一直把卷宗捂在手裡不讓我們看。一般律師只要拿著律師函和介紹信,就能查看和複印高院的一審二審卷宗,但只有這個案子例外。”
  劉博今說,河北省高院不給查看卷宗的理由是:刑事案件的申訴程序,律師不允許閱卷。“這個理由是偷換概念。他們說的是申訴程序的卷宗不允許看,其實我們要看的是一審二審卷宗。但他們一直這麼解答了二三十次。”
  專家:卷宗不僅可查閱還能複印
  對於無法調閱卷宗,多年從事刑法研究的上海社科院法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杜文俊也覺得“很是蹊蹺”,“律師要瞭解申訴案件的案情、文書材料、書證、物證,合理合情合法的途徑就是調閱卷宗。不僅可以查閱,還可以複印帶出。”
  那麼,什麼情況下可以啟動再審程序?“法律規定5個方面可以啟動再審程序,其中最主要有兩個方面。首先是,嚴重違反刑事訴訟程序。其次是事實不清、證據不足,這又包含出現了新的證據足以顛覆原有案件的審判等等。”杜文俊認為,即使聶樹斌案無法達到再審的程序,法院也沒有理由拒絕律師查閱卷宗,“是否能再審,和是否能查閱卷宗之間沒有關係”。
(原標題:呼格吉勒圖案再審,聶樹斌案呢?)
編輯:SN064
創作者介紹

蘇永康

vj83vjryx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