亮相APEC會議的國宴青瓷 半閑堂 攝擺放在主席休息室的龍泉青瓷美人醉 半閑堂 攝湯偉和他的半閑堂 奚金燕 攝
  中新網麗水12月16日電(記者 童靜宜 見習記者 奚金燕)在浙江龍泉,有這樣一個人,有人說他,喜愛古青瓷如痴如醉如狂,即便傾盡家財也絲亳不悔;有人說他,一雙“火眼金睛”看盡古青瓷沉浮,古青瓷在他手上只需片刻,便能斷出前世今生……他叫湯偉,在所謂的古青瓷圈外,寂寂無名,而在圈內,卻是大名鼎鼎。因為在浙江龍泉,不乏妙手捏天姿的青瓷藝人及名聲在外的青瓷大師,卻鮮有將青瓷送上世界舞臺者,而湯偉就是其中之一。
  APEC國宴、各國政要、龍泉青瓷、湯偉……原本幾乎不可能有交集的人和物,卻意外地擦出了火花,博得了世界的驚艷目光。那麼,龍泉青瓷是如何被遴選成為APEC國宴用瓷的?國宴青瓷緣何備受國家領導人青睞?這些剛剛過去的歷史,恐怕就只有故事的“執筆者”——湯偉才能為我們一一揭曉了。
  “窮小子”:碎瓷片是童年唯一玩具
  出生在青瓷之鄉的人,其人生軌跡或多或少都會跟青瓷沾點邊,已過不惑之年的湯偉也不外如是。
  出生於普通農民家庭的湯偉是家中老大,家裡有3個兄弟姐妹,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,碎瓷片成為了他童年的唯一“玩具”,做“拼圖”、搭“積木”,有時候還會漫山遍野地“尋寶”,玩得不亦樂乎。
  在孩子的眼裡,青瓷的燒制是十分神奇的。“青瓷製作就是水火相容的過程,水火本不相容,但有了土,水遇土結合,土遇火相融,就結合出了精美的龍泉青瓷。”直到現在,湯偉都能清晰記得童年的新鮮感。是宿命,又是追求,童年的碎瓷片,湯偉一玩就是一輩子。
  和大多數的同齡人一樣,中途輟學以後,湯偉就挑起了家裡的擔子。早年湯偉做的是寶劍生意,彷徨躊躇之際,那一抹碧色總是在冥冥中鼓勵著他、牽引著他,於是他冒出了把愛好變成事業的想法。
  “青瓷收藏中,有人玩古,有人玩新。”湯偉覺得,宋元時期的龍泉青瓷,美在釉色,美在器形,著實讓人如痴如醉,仿佛只消一眼,就能讓人戀上。
  可如果說古青瓷是“白富美”,那湯偉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“窮小子”,古青瓷高昂的身價讓湯偉望而卻步。“買不起還不能多看看?”回憶起那段歲月,湯偉有些意猶未盡,他說,只要有時間,他就會到博物館“約會”古青瓷。南宋官窯博物館、浙江省博物館、國家博物館……只要是收藏龍泉青瓷的博物館,幾乎都有湯偉的身影,尤其是四川遂寧博物館。得知該館收藏了六百多件龍泉窯精品瓷器後,湯偉就跑了不下數十趟。
  “收藏要用錢說話”,深諳此理的湯偉在掘得第一桶金後,就投到了礦業上去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慢慢地,湯偉為日後的收藏之路積累下了一定的資本。
  “收藏家”:方寸天地間包羅青瓷萬象
  從龍泉縣城出發一路向北,遇山上山,曲曲繞繞半刻鐘至半山腰處,就能看到磚紅色的建築群,半閑堂就坐落於此。半閑堂,既是湯偉的家,也是他的工作室,取自“偷得浮生半日閑”之意。庭前,枯木生春,院內,書卷滿貫,再合著遠處的天光山色,確有幾分超脫世俗的味道。
  半閑堂里,最惹眼的就是那些擺放在玻璃櫃中、案桌上的古青瓷了,全都是湯偉從世界各地收集而來的。
  可以說湯偉是幸運的。80年代末,國家提倡藏寶於民,文物市場相繼開放,這就為“青瓷迴流”提供了無限的市場可能,而常年浸淫在龍泉青瓷文化之中的湯偉,對龍泉青瓷的器形、釉色就像對戀人一般熟悉,這也成了他最大的優勢。
  “品鑒青瓷是一門真功夫,弄不得虛,十件裡面有一件是假的就得傾家蕩產。”90年代初,湯偉花了2000多塊錢,從藏家手中買回了第一件藏品——南宋雙魚洗,此後他就越發痴迷了,常常是為了拍一件精品上頓不接下頓。
  2008年,聽說一件明代洪武年間的大梅瓶將會在日本的拍賣會上亮相,湯偉就立馬飛去了日本。經過與世界各地收藏家的多番較量,最終湯偉還是將這件遺落海外多年的瑰寶帶回了祖國。
  漸漸地,湯偉收藏的珍品越來越多,名氣也越來越大。在古青瓷收藏圈內,有人說,湯偉有一雙“火眼金睛”,是真品還是贗品,他一分鐘就能辨別出,甚至連哪個年代、哪個窯口的都能說個一二。然而,湯偉愛瓷卻從不做瓷,這讓很多人匪夷所思。
  在採訪中,湯偉第一次袒露出了實情:“可能是我比較追求完美,要做就要做到最好,但這需要時間,而對我來說,因為各種因素,我沒有時間也不可能沉下心來自己創作青瓷”。對湯偉來說,與其做出殘缺美,不如專註於設計,更好地發展青瓷文化。
  機遇總是降臨在有準備的人身上。2013年10月,一紙邀請函從北京送到了浙江龍泉:APEC組委會邀請半閑堂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參與國宴用瓷的設計製作。
  “國宴用瓷的要求非常嚴格,每件作品都要完美無瑕,所以說創作燒制的過程是千辛萬苦。”湯偉告訴記者,為配出最純正的“梅子青”色,頭三個月,他就扎在書堆里、瓷窯邊,研究著青瓷的釉色配方。經歷了數不清幾十次的失敗,耗盡了30多噸原礦料,才配出了唯一性的原料和釉料配方。
  燒制過程的艱辛更是不言而喻,常常是一整窯都沒一件“合格”的,一窯不行再燒一窯,最終,湯偉的團隊用古法,燒制出了包括博學盤、三角盤在內的國宴用瓷,青翠悠遠,厚潤光亮,潤澤如玉,非常耐看。
  “總導演”:龍泉青瓷驚艷亮相APEC國宴
  龍泉青瓷興於宋元,衰於明清,尤其是自明代以後,就幾乎絕跡於朝堂,但就在前不久,龍泉青瓷的這一命運得到了改寫。
  在日前落幕的APEC會議上,龍泉青瓷與中國結、兵馬俑等“中國元素”共同勾勒出了一副濃縮的中國文化史圖,獲得了國家領導人的點贊。APEC會議已然落幕,但APEC效應仍在持續,越來越多的媒體將目光聚焦到了這一千年國粹之上。
  “這一次的成功亮相,是幸運,也是必然。”會後,湯偉如是說道。
  龍泉青瓷能在眾多國粹之中脫穎而出,受到各國政要青睞,實屬“幸運”,那麼“必然”又是何解呢?這就不得不提到背後的設計製作團隊了。為組建這支團隊,湯偉花了不少心思。在他看來,再好的大師都有長有短,取“眾家之長”才能達到“聚合效應”。
  在湯偉的努力下,一支由清華美院教授、陶瓷泰斗張守智教授擔綱設計顧問,浙江省級工藝美術大師周華,青瓷藝術家鄭峰、劉傑、陳永德,甌江青瓷、哥弟古窯參與設計製作的“明星級”團隊誕生了。“周華擅長釉色配方,鄭峰精通小件青瓷,劉傑年輕但是悟性高,對青瓷文化獨特的見解……”一介紹起這些設計師,湯偉如數家珍。
  在湯偉的盡心“導演”下,這樣一支融合了拔尖的藝術設計、青瓷技藝、青瓷文化等各類人才力量的團隊,以眼為尺、以手為準,窮盡制瓷才華,最終凝煉成了驚鴻一瞥的APEC綠。APEC峰會期間,除了餐桌上的龍泉青瓷,鄭峰作品“美人醉”、周華作品“獸面如意洗”、陳永德作品“思路——球形瓶”和劉傑作品“五子登科——硯滴”、“橋耳爐”等龍泉青瓷精品在雁棲湖國際會都的主席休息室、會議中心接待室等重要區域擺放,受到各國領導人、嘉賓的喜愛和關註。
  北京APEC會議,雁棲湖聚首各國領袖,龍泉青瓷與賓客近距離交融,通過形、色、紋、聲、意、韻等多種感觀效果向國際貴賓傳達著東方神韻,展現了中國風範。
  “APEC只是開始,接下來要利用好APEC的資源,設計出更多的龍泉青瓷精品,讓龍泉青瓷真正地成為中國形象。”在湯偉看來,龍泉青瓷自上世紀五十年代恢復後,雖然得到了發展,但要再現宋元巔峰盛景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,這場從童年就生根發芽的“青瓷絕戀”恐怕就是他一生都唱不盡的歌了。(完)  (原標題:APEC國宴用瓷設計者湯偉:窮其一生"傾戀"龍泉青瓷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j83vjryxp 的頭像
vj83vjryxp

蘇永康

vj83vjryx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